经济压力是生二胎最大困扰
发布人:计生办  发布时间:2015-06-01   浏览次数:0

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已一年,据广州市计生局发布的数据表明,符合申请条件的单独家庭近8万个,申请生二胎的近三成,申请人数并不如预期多。有观点认为,经济因素是市民对生二胎最大的顾虑。那么,广州市民是否支持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影响市民对于生养二胎的生育决策的经济因素和经济成本到底有哪些? 鉴于此,信息时报协同暨南大学舆情研究中心朱磊团队开展了关于“广州市民‘单独二孩’经济成本”的调查。

调查显示,有超过六成的家庭不符合单独二孩的政策条件,四成受访者愿意生二胎,也有近四成受访者期待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经济压力是养育二胎最大的顾虑。

四成受访者想生二胎

调查中,62.26%的受访者不符合现行的单独二孩政策。不过,仍有近四成的受访者表示有继续生育二胎的想法,更有二成受访者已经生育了二胎。总体来说,广州市民生育二胎的意愿较为强烈。

徐女士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大儿子今年6岁,小女儿1岁。当问及为何有想要生二胎的想法时,徐女士表示,“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大儿子四五岁的时候,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孩子太孤单了,没有玩伴”。在家人的支持下,他们夫妻俩决定再生一个孩子“给儿子添个伴”。

调查显示,七成受访者明确表示支持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占72%,另外,四成受访者希望尽快全面放开。

医疗费用支出占比最高

调查显示,经济压力是影响受访者生育决策的最主要压力,占64.15%。生育成本其次,还表现在工作压力、时间成本等,分别为37.42%、35.22%。而政策制约的因素仅为17.92%。

孩子相继出生后,徐女士的家庭多了很多乐趣,但是也让她感到了经济压力的增大。徐女士说,大儿子在学区上小学,每个月固定基本费用在3000元。小女儿一岁,奶粉钱加衣物等钱每个月大概1500元,生病的话每个月至少要多1000元。他们家还每年带孩子们出去旅游,每年每个孩子也得花个3000元。“有时候月末算账,孩子们每个月的各种支出将近1万元。”徐女士说。

调查显示超四成受访者认为医疗费是家庭消费支出的第一位。房价高、房车贷款成为影响生育二胎的隐性支出。

教育支出是“不可承受之重”

近四成的受访者表示教育支出是影响小孩家庭消费投资的重要因素。

尽管徐女士一家四口目前家庭情况还算殷实,但她也有所担忧,“现在义务教育不用花钱,但是想要孩子上好一点的小学和幼儿园的话,择校费、培训费这两项加起来都是很没谱的。择校费一般至少都是5万元”。此外,两个小孩长大后就需要从两居室换到更大的房子,换房时又要考虑学区问题,而学区房价高企,也加大了教育费用的开支。

凋查显示超六成家庭的孩子参加了早教班和兴趣班。其中,29.79%的孩子参加了一个兴趣班和早教班,30.85%的孩子参加了两个,更有5.32%的孩子参加了3个早教班和兴趣班。

在此次调查的家庭当中,47%的受访者每月花在孩子早教方面的费用为1000~1999元,10.64%的受访者每月的早教支出为3000~3999元,甚至有2.13%的家庭子女的每月早教费用支出超过5000元。

研究员手记

2014年12月15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指出,我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这个水平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因此,人口生育政策越早调整,其所产生的效果就越明显。呼吁尽快从“单独二孩”向“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过渡。

中国的人口红利从2010年开始逐渐消失,虽然放松人口生育政策并不会带来立竿见影的增长效应,但是从长期来看将有利于实现合理的人口结构,提高未来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和比例,从而能够对潜在增长率产生正向的影响。而市民这样的积极响应或许会更好的缓解整个社会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以及人口比例失调问题。

然而,单独二孩政策颁布实施后,舆论预想中的生育小高潮并未如期到来。那么,呼声与行动之间的障碍到底是什么?据此次调查结果,我们可以看到,经济压力是受访者影响其生育决策的最主要压力,占64.15%,政策制约的因素为17.92%。经济压力明显高于政策压力。

“国家大计,教育为本”,在具体的经济成本中,教育支出仍然是家庭消费投资的“重头戏”。在调查过程中,有受访者表示,国家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济压力,但之外的学前教育、大学教育等的经济压力还是相对较大。此外,不少受访者表示,高昂的择校费是家长的心头之痛,据悉,广州的择校费一般至少都是上万元。实现教育平等、打破教育藩篱无疑是市民的所关注的。

房车消费、贷款的隐性支出不容小觑。在看待这个问题上,有的受访者选择放弃生养二孩来减轻负担。另一方面,“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房屋置换消费和贷款支出在一定程度上能拉动经济增长。在市民与市场间寻求一个“中庸”之道,或许能刺激市民的生育欲望。宋思

项目指导:暨南大学舆情研究中心